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
热门 加息最新
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平台区 平台声音 曹凤岐:渐进推进中国金融改革
查看: 447|回复: 0

曹凤岐:渐进推进中国金融改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10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
  去年以来,汇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逐渐放开、鼓励民间金融发展,一系列举措陆续推出,中国金融改革开始高速前进。
  改革越是进入“快车道”,越需要把好方向,此刻承前启后的回顾与展望可能显得尤为重要。为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就中国金融改革的相关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教授。
  金融改革提速
  第一财经日报:如何看待近期一系列金融改革,包括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开放提速、温州金改等?
  曹凤岐:金融改革提速是与经济发展和经济改革相适应的过程,尽管目前中国经济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但是未来几年金融领域改革力度还应加大,包括利率市场化、民间金融、资本项目可兑换问题已经浮出水面,对这些问题变革如能加快步伐,则对中国经济下一阶段的发展和改革深化意义重大。
  日报:随着中国经济在改开放后,从快速增长到进入增长瓶颈,未来需要新的一系列经济、社会、金融改革,进一步释放制度优化带来的全要素生产率,为下一阶段的经济快速增长奠定基础,你如何看待金融改革在中国下一阶段改革开放中的角色和地位?
  曹凤岐:从温州金改来看,我们现在要更多扶持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发展,而这么些年来,能够促进民营经济的民间金融又处在一个不规范状态,这种错位对于中国经济进一步成长是很不利的,所以改革要让民间金融合法化、规范化,发挥更多的金融中介的作用。
  其次是利率市场化改革,此前中国的银行业主要收入依赖于利差,凭借相对较大的利差盈利,削减了企业进行金融创新的动力,所以利率市场化改革,主要是通过利差的市场化,提高传统银行的竞争能力。例如,最近央行采取的不对称降息、扩大利息浮动区间的政策,其实际效果是缩小了利差, 即便此次降息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但能刺激银行的金融创新,创造更多的高质量产品和服务。
  第三个是关于汇率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问题,由于人民币在资本项下没有完全可兑换,所以人民币国际化,包括上海国际板的开设一直受到很大影响。因为,如果人民币资本项下没有对外开放,外国公民无法用外汇进行直接投资,那么国际板的资金来源就完全是国内的资本,股民就不可能从中得到什么实际利益。
  改革配套与加强监管
  日报:最近包括温州金改、利率、汇率等金融改革,可能伴随着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风险增加,如何看待金融改革进程中,金融创新和金融风险的关系问题?
  曹凤岐:事物都有两个方面,放开的同时要加强监管,法律也要进行配套。民间金融的放开,也有风险,比如建立诸多的村镇银行,其管理存在一定问题,而且它比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大很多,因为村镇银行可以吸收公众存款,也可以向非特定人群贷款,在这种情况下,村镇银行集中的风险会很大,所以我曾建议要将村镇银行这种基层金融机构合法化、阳光化、规范化,包括加强管理、内控,也包括加强监管和相关法律的完善,来降低其风险。
  其次,利率市场化现在发出一个信号,但是我们并没有完全放开,完全放开需要其他配套措施。利率改革要有指导利率等控制工具的建设,比如大型金融机构要像外汇市场公布外汇指导价一样,公布指导利率水平,如果缺乏这种利率协调,银行自行其事,会导致开放的时候标准缺失从而利率上涨,对经济造成较大影响,所以对利率问题还是持慎重态度,不应全部放开。
  最后,对于汇率和资本项目可兑换问题,可能存在更大的问题,如果全部放开会导致外部资本的自由流入流出。全面放开后,一但经济不被看好,则会出现资本外逃,一旦人民币汇率上升或者国内利率高企,资金又会涌入,而且短期资本流动非常频繁,所以,这个问题上也是有计划有步骤、慢慢放开,必要时在一些领域还需要加强监管和监测。
  日报:金融改革放开的终点在何处?最终放开到什么程度,或者说政府和市场的划限在何处?
  曹凤岐:实际上,改革的最终目标是该市场管的市场管,市场管不了的政府管。现在的情况是,政府管得多了一些,市场管得少了一些,政府担心一放开市场就会乱。实际上,重心向市场转移是一个逐步的过程,我国相对来说是大政府、小市场,所谓小市场不是市场容量小,而是开放程度小,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化,应该进行逐步放开,当各方面条件成熟的时候,市场能够管的就由市场管,从而形成大市场、小政府的结构。
  但是,市场并非万能的,不能完全依靠市场,政府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加强监管,但是这种监管并不是行政手段,而是根据市场规律进行监管,这样才能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最大障碍是担心风险
  日报:此前,对于利率、汇率、资本项目放开等金融改革存在很多反对的声音,你认为中国金融改革最大的障碍和困难是什么?
  曹凤岐:实际上最大的障碍还是对风险的担心。金融改革包括两条主线,一是自由化,二是国际化,这个过程中肯定存在金融风险,随着自由化和国际化的展开,金融风险不是缩小了,而是加大了,而这种加大还是国际性的,就是一国金融会影响他国金融,就像2009年的金融危机,实际上是美国的危机,但是它又影响到全世界和中国。我们对于国际金融危机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国家的担心,始终存在。
  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最终归宿还是要开放的,因为自由化和国际化是一个趋势,但是必须有步骤有计划地进行开放,不能贸然全部开放,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目前来看,利率完全市场化和资本项目完全对外开放还不成熟,应该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加大开放程度,最后实现全面开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关注天眼  

Copyright © 2013 p2peye.com 北京银讯财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京ICP备13053798号-1京ICP证150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6902 号

网贷天眼温馨提示:网贷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快速回复 下载天眼app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