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
热门 加息最新
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平台区 平台声音 农民贷款 想贷就贷
查看: 604|回复: 0

农民贷款 想贷就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6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银行农业客户经理到棋盘村更新小额农贷客户的信息。 刘伟 陈滨虹 摄
在苍南农村合作银行灵溪支行农贷中心,办理小额农贷的客户络绎不绝。刘伟 摄
苍南农户在搭建大棚,小额农贷给本地农户生产提供了资金保障。 刘伟 陈滨虹 摄
随着一年一度的休渔期即将结束,在苍南县龙港镇舥艚社区码头,渔民们开始忙着整修渔船、渔具,为出海捕捞做准备。 苏巧将 摄

一样的土地,不一样的生活。

农村有句顺口溜:穷在山上,难在路上,缺在钱上。温州市是浙江省人口最多的城市,农村人口超过总人口的七成。农民手中有土地,却不能像城里人那样引来资本,农民贷不到款,就意味着缺少创业资金,农村经济发展受到限制。

如何面向“三农”建立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体系,让农民能享受到更多的金融服务,是温州金改12项主要任务之一。

曾在浮动利率改革敢为人先的苍南县,从农村金融改革再出发,踏上破冰之旅,重点解决“缺在钱上”的问题,从农贷难入手,在全县推开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破解农民贷款难的“瓶颈”。

每建一户“农户信用档案”,就授一笔贷款额度——苍南以小额农贷为切入点,通过实行资产评估、信用等级评价、授信额度评定“三联评”,信用贷款、抵押贷款、联保贷款“三联动”,政府、银行、农户“三联手”,使全县19.1万户农民有了专属的“农户信用档案”。

这下,农民家当值钱了,银行敢贷款了,农民贷款也可以“想贷就贷”了。苍南试验,正在为刚启动的温州农村金融新一轮改革探出新路。

家家户户都有“信用家当”

灵溪镇,是苍南县的县城。上午9点刚过,苍南农村合作银行灵溪支行农贷中心的8个窗口都已排起“长龙”。存款要排队,贷款也要排长队?面对这样的情况,记者脑海中不禁跳出了这样的疑问。

灵溪镇灵江办事处王宅村的村支书王佐敬今天是来为同村3名村民做担保人的。根据规定,一旦这3名农民获得授信,那么在之后的两年内,他们就无需办理相同的手续,以后用到钱,按个指纹,就可以随贷随还,循环使用。

“王良朋是我们村的种粮大户,今年他要种七十多亩的地。”王佐敬告诉记者,若是在从前,王良朋该要为这一笔数目不小的备料费发愁了。如今,他却可以轻轻松松申请到10万元的贷款授信。

没有抵押物,仅担保人便可贷到款项。苍南农村合作银行这么足的“底气”从何而来?经过记者的一番了解,奥秘竟是一张简单的“电子纸”——农户信用档案。

苍南农村合作银行灵溪支行副行长黄国清介绍,该档案主要由农户个人道德品质、信用记录、经营能力以及偿债能力等四部分组成。当以上数值被输入农户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后,电脑就会自动对该农户进行授信等级评定,确定可贷金额。“在温州全市范围内,我县率先建立了完善的农户信用档案,自行开发了农户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并根据农户情况给予了相应的贷款额度。农民来贷款,只要按个指纹,就可以跳出他家的信息。”黄国清不无骄傲地说。

直至现在,银行每位客户经理一周仍需有3天半的时间要到村里采集农户信息。“我们不仅要建立新档案,对已有档案信息也要进行跟踪更新。”黄国清说,灵溪支行有1.25万贷款农户要服务,工作量很大。

建立农户信用数据库,说说容易,做起来很难。以前,苍南在农村搞过类似信用村、信用户的评定,但具体操作起来,不仅进度慢,而且面很难铺开。苍南有12个乡镇,农户散布各个山头角落,挨家挨户地搜集农户的基本数据信息,工作量太大。

但苍南县从政府层面出手,政银联手,银行人员、驻村干部、村两委以及大学生村官齐上阵,采取“分片负责,一对一”服务的方法,上门逐户采集本村的农户信息,终于建立起了覆盖全县的“农户信用信息数据库”。

有了这套数据库,针对农业生产的季节性强的特点,银行可以根据电脑提示,可以提前调配信贷资金,优先满足农业生产资金需求。

“这段时间,我种番茄要购买农资备料,用这张丰收小额贷款卡就可以贷出10万块钱,按个指纹就可以贷款。”郭家车村的村民曾云初种了80多亩番茄地,根据“农户信用档案”,银行给了他10万元的授信额度。上半年,西红柿成熟,价格上涨,曾云初有了个好收成,所以下半年扩大了种植规模。

“现在只要农户具有良好的信用记录,有一定合法、可靠的经济来源,即可向该行申请农户小额贷款,我们银行也敢于放贷了。”黄国清说。

大森林到小番茄都能贷款

如果说灵溪镇是苍南的城里,灵溪农民贷款有“优待”的话,那在苍南偏远地区的农民,能享受到这种金融服务吗?

马站镇位于苍南县最南端,拥有“中国蘑菇之乡”、“中国四季柚之乡”等美誉,是个农业镇。

陈元秋是马站镇棋盘村里的一位老农户了。今年,陈老汉所在的农业合作社搭建蘑菇棚多达20个,资金总投入约40万元。从前,要筹集这么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陈老汉定要四处奔波求人。现在他只需凭借自己的档案中个人资产评定,无需实物抵押,就可以贷款拿到钱。

和陈元秋的蘑菇棚可以作为贷款评估要素一样,马站镇其他特色农作物,如四季柚、葡萄、西红柿等也可作为授信贷款的依据。

然而,在过去,与城里可以通过抵押房产进行贷款不同,农户的房子大都是集体土地产权不能作抵押,农民贷款难一直比较突出。苍南县冲破框框,大胆创新,对农民的固定财产如房子进行评估,作为贷款的依据,现在,这种范围不断扩大,领域不断延伸,从林权证到小番茄都纳入其中。

另一位村民范则银,一直是种蘑菇的,今年想种些大棚西红柿,购买毛竹、钢管遇到了资金短缺。“我就去银行贷款5万元,5分钟就批下来了。”范则银轻松地说。

真如此方便?记者又顿生疑问?会不会是为了应付我们的采访找的“托”?

在离开棋盘村回镇里的路上,记者随机折去蒲城。今年蒲城的葡萄丰收,量增价升,农民正欢喜。到了一个葡萄棚,遇上了正在采摘的蒲城金城村村民陈东海,他和村民合伙种了102亩葡萄。

“你有向合作银行贷款吗?”

“有的,我贷了15万元,这个额度可算很高了。”陈东海笑了,收成好了,最近正打算把贷款还了。边上另一位正在采摘的村民黄月松,她也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她家也贷了3万元。

“一路上遇到的每个农民都是我的客户。”苍南农村合作银行马站支行副行长曹启忠自豪地告诉记者,马站镇有2.4万农户,其中建档的有2.1万户(剩下的3000多户外出打工),贷款余额为8.5亿元,支农面基本上全覆盖。

在信贷资金的支持下,蒲城葡萄园、大棚西红柿种植基地等一批马站特色农业产业,从最初的散户种植已发展成为集农业生产、科技示范、观光旅游等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园,农民也致了富。

农民其实是很讲信用的

“我们在推行‘农户建档’工程之初,便定下了走普惠式发展之路的战略。”苍南农村合作银行董事长施贤军告诉记者。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苍南全县农户25万户,在村的农户21万户,该行建档数量已达19.1万户。其中,小额贷款的户数已经达到10.5万户,占全县家庭总户数的30.88%。

为了配合农户信用档案的普及,苍南农村合作银行还致力于打造“便利店”式的金融服务网络。目前,社区便民服务中心全县已建立了87所,正在建设的金融示范便民中心有20所。同时,该行还在村民集聚地设置600多台助农取款机具,基本覆盖了全县各个行政村,真正从内容到手段做到“普惠”。

农家学子考上大学,有生源地助学信用贷款,种粮大户有“粮农乐”贷款,渔民有“渔农乐”船舶抵押贷款,下山移民有移民贷款、茶农有“茶农乐”贷款,农民建房有建房按揭贷款……如今,苍南的众多农民可享受到“贴身”金融服务。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苍南农村合作银行涉农贷款余额为82亿元,占全行贷款的79.24%,贷款农户为10.5万户。

苍南农民终于尝到了“贷款就像取钱一样方便”的甜头。

为何没有任何抵押物,甚至不用任何信用担保人,就可以贷到1万乃至十几万的贷款呢?如此方便、普惠的农贷,有什么秘诀?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这与苍南农民自身讲信用是分不开的。

82亿元的涉农贷款,绝大部分都是无抵押贷款,可不良率仅为0.44%。而全市,同期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平均为2.69%。看来,农民的信用要好于城里。

“不用发催款通知单,贷款农户都会自觉来还款,农民是很讲信用的。”灵溪支行、马站支行负责人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这点。

曾凤尾是马站镇界牌村的一名大黄鱼养殖户,在2006年“桑美”台风时,大部分鱼排都被刮走。当时曾凤尾所借的10万元,在台风过后的2个月就到期了。短短60多天的时间内,她仍然按时还款,履行承诺。

现下媒体所推崇的“诚信老爹”吴乃宜的儿子也是苍南农村合作银行的客户。这位83岁高龄的老人,在失去3个儿子的情况下,还坚持按期偿还贷款。有人告诉他,这种情况下,法律规定“子债”是无需“父还”的。但这个朴实的老人却坚持认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之事。

截至目前,苍南共有1镇8村获得省级信用镇、信用村荣誉称号,这在全省排名第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关注天眼  

Copyright © 2013 p2peye.com 北京银讯财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京ICP备13053798号-1京ICP证150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6902 号

网贷天眼温馨提示:网贷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快速回复 下载天眼app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