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
热门 加息最新
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讨论区 投资交流 央视密集聚焦温州金改
查看: 898|回复: 3

央视密集聚焦温州金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0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出系列节目“改革进行时” 4位财经评论员直接深入温州企业一线采访
看相关视频请登录温商网www.wzsee.com,点击网页右侧“温州金融改革相关视频集锦”。

因为金改,中央电视台的目光以前所未有的聚焦度对准温州。


因为金改,一个月以来,除了对温州金改各种动态新闻的报道之外,央视起码有4个摄制组在温州进行专题的采访拍摄。


4月13日,央视财经频道“探路温州金融改革”高峰论坛在温举行。


4月17日-4月23日,央视财经频道《今日观察》推出系列节目“改革进行时”,财经评论员张鸿、马光远、向松祚、何帆等则直接进入温州企业一线采访,近距离观察温州金融改革进程。“改革进行时”的开篇四集便是“聚焦温州金融改革”,主题分别为:《小贷公司何时能圆银行梦》、《村镇银行离真正银行有多远?》、《让民间资本见到阳光》、《温州金融改革成功“等”不来》。


5月5日,央视新闻频道《新闻调查》栏目播出《温州:金融改革再出发》,对温州民间资本30年的沉浮经历进行回顾,节目时长41分钟,再现温州民间金融家们三十年的探索历程。


央视财经频道《中国财经报道》栏目的编导告诉记者,他们用一周多时间在温州拍摄的金改专题节目正在后期制作中,时长一小时,将于下周完成,预计很快会与观众见面。


央视聚焦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①


小贷公司何时能圆银行梦


温州小额贷款公司盼望转制成为村镇银行的探讨,或许正是温州这块土地上即将发生巨大变化的一个缩影。

小贷公司:信贷杠杆作用有限


案例

瑞安华峰小贷公司是一家典型的小额贷款公司,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累计发放了近120亿元,上万笔的小额贷款,平均每笔都不到100万元,其中90%以上的发放对象是三农。但坏账却很少,上百亿的贷款里只有900多万元回收情况不好,不良贷款率仅为0.65%。而这家小贷公司的规模也在三年里扩大了好几倍,从最初的注册资本2亿元,发展到了现在8亿元的规模。


尽管小额贷款业务发展得很好,但在董事长翁弈峰的眼中,转制成为村镇银行才是他接下来最想做的事情。

按照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只能拿出资本金的50%用来放贷。“我们现在算是大的,8个亿的注册资本金,加上我们现在的净资产有10个亿,融资5个亿,充其量现在也只能做到15个亿左右的贷款总量。” 翁弈峰说。


如果小贷公司能够转为村镇银行,那么状况就完全不同了。“8个亿的注册资本金,最后总量可以做到100个亿,这相比15个亿,不管是自身的效益,社会的认同度,社会责任的承担都是很有意义的。”作为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最大的作用是放大效应,把一块钱变成十块钱。但小额贷款公司虽然具有信贷的功能,却没有放大的效益,等于是戴着镣铐在跳舞。


转与不转,各有利弊


评论

马光远(财经评论员)

华峰小额贷款公司是温州最大的小额贷款公司,去年净利润15%左右,不良贷款率非常低。他们急于转成村镇银行是因为遇到了两个瓶颈:第一,没法吸收存款;第二,放贷倍率不够。


小额贷款公司与村镇银行,生存各有利弊。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利率比村镇银行要高很多,年化率能达到24%左右。但村镇银行利率大大低于这个。也就是说,未来如果一旦转成村镇银行,它的盈利空间要大大降低。但是无论是小额贷款公司,还是村镇银行,它本身都有存在的价值,都有不同的服务领域。


变与不变,各有难处


张鸿(财经评论员)

在温州的时候,我问一个小额信贷公司老总,现在贷款量大,为什么想要转成村镇银行?这位老总表示,我们现在是低层次的难处,转完之后,我们享受的是高层次的难度。村镇银行可以吸收存款,我们放贷量就会增大,我的资本金或者吸存量按照杠杆化来说的话,可能比现在的放贷量要大出好几倍,所以我当然愿意成为村镇银行。


现在的问题是成为村镇银行有一些条件,比如风险控制、内部管理机制等,大家都知道。但最关键的一条,我们不知道主要发起人到底是谁,大股东是谁。如果说主要发起人必须像原来一样,是银行的话,他们就不迫切了,因为转成以后也不是他们的了。


回访

瑞安华峰小贷公司董事长翁奕峰:


上央视后, 来寻求帮忙的人更多了

在央视今日观察栏目播出“小贷公司何时能圆银行梦”节目后,翁奕峰成为了当地金融圈子内的名人,一位银行业内人士笑称他为“瑞安金融发展的风向标”。


翁奕峰回应说,我是“奕”字辈的小喽啰,专门是为大家服务、解决难题的,谈不上风向标。“这次央视一宣传,打电话过来寻求帮忙的人更多了,有些甚至要求帮忙解决就业问题。”


“不是所有小贷公司都能如愿转制为村镇银行,金改在发展小贷公司数量时应该完善其配套的制度体系。”翁奕峰认为,如今小贷公司的融资比例过低与税负过重使其资本回报率实际上并不高。“去年我们纳税7000多万元,在瑞安纳税排名前三,在整个温州地区也名列前茅。我们从事的是金融行业,却不能按照金融优惠税收政策享受优惠,这有点矛盾。”对于遇到的资金瓶颈问题,他建议,如果政府允许小贷公司以股权、信托等融资手段进行增资扩股,扩大经营规模,既能解决小贷公司的资金瓶颈问题,又能实现金融领域对民资真正开放。商报记者 黄超时


央视财经频道记者吕振华:

温州民间活力让人惊叹


央视财经频道记者吕振华为了此次金改报道,总共在温州逗留了8天。他说,温州金改一个多月时间,给他留下最深印象是,温州民间极为活跃的改革氛围。而他们的节目也会以民间的角度来解读温州金改的影响。


政府谨慎,民间活跃。这是他对温州金改最直观的印象。吕振华说,他在温州各种场所,不断地听到人们在讨论金融改革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机遇,律师、企业家……各种人群都有其特别关注的要点,小贷公司、村镇银行以及各种因金融机构发展而派生的领域都在他们的讨论范围。温州人对机会的敏感充分体现。


但实体经济中,也并非一片乐观情绪。吕振华说,他也听到了不少中小企业对于4-6月还贷高峰的担忧。这种现实的忧虑也表明,金融改革并非万能灵药,它对实体经济立竿见影的作用短期内还难以展现,企业面临资金紧张、转型难等问题依然需要企业直接面对。


“虽然问题并没有消失,但温州企业界的整体精神面貌却有了很大的不同。”吕振华说,“其实他们一直没有停止过探索。”


央视财经评论员马光远:

充分发挥民间金融活力


记者:你曾在4月的时候和《今日观察》的记者一同来温州采访,约谈了很多企业家。对于那一次温州之行,你的感受如何?


马:应该说感受到了温州金融改革的热潮,每个人都很兴奋;大家都在考虑自己在温州金融改革的整个大潮中,会处于怎样一个位置,该怎么参与。除此之外,温州的民间金融机构如一些小贷公司,他们的办公环境、盈利能力也给我很深印象,由此可见温州民间金融基础还是比较好的。


记者:在节目中,我们也看到大家对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报以很大热情,但你似乎更希望做好小贷公司,发挥自己的作用?


马:我认为,在现有的金融体系设置里,小额贷款本身并非说是一个过渡的产品,它同样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在制度的设计上可以放大小贷公司的贷款倍率,给小贷公司适当的松绑,它同样可以在支持三农、支持小微企业等方面发挥很好的作用。


记者:近日,你在文章中对温州能否发挥民间金融作用也提出也一些担忧?


马:“十二项任务”出来之后,我就曾说过,我们很多“剧本”本身并不精彩,更期待的是“演员”,胆子大一点,创新多一点,办法灵一点。只有尊重市场,尊重温州民间的创新意识和主观能动性,才能够真正把这场“大戏”演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0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央视聚焦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②村镇银行离真正银行有多远?

小额贷款公司期待借着金融改革的机遇转型成为村镇银行。那么,从2007年开始诞生的村镇银行,生存状况怎样?面临哪些瓶颈?对于未来会有怎样的期待?


案例

乐清联合村镇银行,是浙江省范围内最大的一家村镇银行。这家银行整个营业厅里,没有一台提款机。银行行长吴大鸣告诉我们,他们的客户办理存取款业务只能够通过纸质存折来进行,而事实上,半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准备发行银联卡,目前他们还在等待有关部门的一个批复。

营业网点少,吸收存款难,发行不了自己的银联卡。尽管这些问题困扰着吴大鸣,但现在更让他着急的是,随着银行业务的扩张,人才的需求跟不上。


尽管在这一次关于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的国务院12条当中,把村镇银行设计成为民间资本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但在吴大鸣看来,村镇银行自身仍然受到很大的限制,而其中吸纳存款、获取资金的渠道狭窄是最大的问题。


“现在要求5年逐步回归到75%,这个过程非常痛苦,要实现存贷比的平衡,只有两个渠道,要么就是多拉存款,要么是压低压缩贷款。”吴大鸣提到的存贷比,指的就是银行总存款和总贷款的比值,按照银监部门的要求,村镇银行在开业5年后,要控制在75%以内。而这一个要求对于很多村镇银行来说,却很难达到。以这家乐清联合村镇银行为例,目前他们的存款总额大约20个亿,贷款总额27个亿,存贷比为135%左右,如果要降低这个数字,要么提高存款的规模,要么降低贷款的总量,减少贷款也就意味着要减少业务量,这个是正在发展中的村镇银行不愿意选择的,而存款量在现有的条件下,村镇银行一时也很难提高。


评论村镇银行更解“三农”之“渴”张鸿(财经评论员):


村镇银行的贷款利率会比小贷公司稍低一点,所以农民会更喜欢村镇银行。他们又和大银行不同,有个差异化的竞争模式。在风险控制上比有些国有商业银行要好。他们的业务员会去看你的电表,水表,看你到底是不是真正在经营,他们的风险控制体现在生活当中,这是村镇银行特别强的一个优势。


马光远(财经评论员):


从整个金融链条本身来讲,村镇银行的存在弥补了我们多年以来在“三农”里边最最薄弱的一个环节,就是农村金融领域。如果村镇银行各方面发展都比较顺利的话,农村的“金融短板”将有一个很大的改变。


“转身”须先解制度束缚马光远(财经评论员):


村镇银行这么多年都是在困难中前行的,一方面它在解决小微企业的困难,在解决农户的困难;另一方面,自身的发展又面临种种的障碍。要确保村镇银行发展的质量,首先要给它减负,要给它解除很多的障碍,首先得把它当银行。


张鸿(财经评论员):

有一个村镇银行的行长说:“你先让我们像个银行,比如允许我们发卡,允许我们办各种的汇兑等等,如果这些没有的话,我们真的自己都觉得不像个银行,那我们怎么让客户,让那些农村的朋友相信我们是一个银行?”

央视聚焦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③


让民间资本见到阳光使民间资本从“地下”转为“地面”,为民间资本与中小企业搭建起一个双赢的融资平台,让民间资本走上一条规范化、阳光化之路,作为金融改革的试验田,温州会有怎样的金融创新和尝试?


回访潘恩考:很多朋友要给我资金支持


跳跳鱼鞋业董事长潘恩考在《今日观察》“让民间资本见到阳光”一集中接受采访,并诉说了自己的艰难还贷经历。


节目播出后,各方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一些亲戚、朋友甚至代理商都主动联系他,愿意为他提供资金帮助。“有一个多年没联系的亲戚给我打电话说,一直以为你资金很充足的,没想到也会被还贷难住,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之后,这位亲戚往他的账户上打了30万元。潘恩考说,去年温州发生民间借贷风波后,很多朋友之间对借钱都是谈虎色变。由此,他对温州民间信用的受损感到十分担忧。没想到,在电视中说了自己遇到的困境之后,会有这么多温暖人心的问候。


除此之外,找上门来,希望加入他的品牌联盟的人也有不少。潘恩考说,这还需要联盟成员的共同考量。


抱团的力量正在显现,最近,品牌联盟正与瓯海区信通民间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洽谈,或将得到稳定的资金支持。


案例



潘恩考,温州跳跳鱼鞋服营销公司董事长。他联合几家企业发起成立一个互助基金,帮助大家应急还贷。潘恩考刚刚还掉了一笔500万元的贷款。“现在还贷压力很大,500万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一笔大数目了。”

“每个人都特别怕,有的只欠他1万、2万,还是催着要你把钱还出来。”在资金问题上吃了不少苦头之后,潘恩考开始拉着同行业的几家品牌企业一块张罗,因为大家面临的困难都差不多。特别是看到这一次温州金融改革的试点方案中提到“引导民间资金依法设立创业投资企业、股权投资企业及相关投资管理机构”之后,让他们明确了搞互助基金的想法。


按照潘恩考的设想,这笔钱不是投资,而是专门为品牌联盟所用,通过合法的途径,为品牌联盟里的每个企业提供还贷服务。


评论民资“阳光化”的期待向松祚(财经评论员):


温州这种民间金融的方式,有非常悠久的历史。那么,现在温州的民间金融会有什么变化?主要是希望实现两个方面,一个是规范,一个是阳光。规范是什么意思?就是有一个很透明的章程,也符合国家的法律,有扩展性,不仅是亲戚朋友熟人的概念,还可以向社会其他投资者扩展,这样资金的来源就有保障。第二,资金的使用也能够有非常明确的规范,比如可能要提供一些担保,有些信用,所以这次温州金改12条里面的第12条其实强调的就是要建立征信体系,信用体系要建立起来,只有规范化,才能阳光化。所以我想,温州民间金融方式未来的变化,应该是朝这两个方向发展。


央视聚焦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④


温州金融改革 成功“等”不来


对于这场正在温州进行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央行、小金融机构、企业又各有怎样的说法?


观点央行:改革不是百米跑,允许试错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改革试点的启动,不是像跑百米的时候,枪一打,大家就往前跑了,你要跑早了就算违规,跑晚了肯定你得不着名次。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改革,因为这个事本来就是发生了,有这么多的金融资源,过去有这么多的创新,现在要做的是如何把它搞得更好,所以它自下而上的内容比较多。当然,中间也有几项,要进行事先设计,设计论证好了再往下推行。这是允许试错的。


改革的“跑道”要划出来张鸿(财经评论员):


关于“发令枪”,我理解不是起跑的发令枪,而是一个规范的发令枪,其实大家一直都在跑。现在发令枪一响是要告诉大家,我们要组织一场比赛,而这场比赛是有跑道的,大家在这个跑道上跑。细则也罢,具体的实施方案也罢,等的就是你把跑道或者方向给定好。


配套的改革须跟上来何帆(财经评论员):


这个赛跑其实不是百米冲刺的赛跑,不是比谁先冲到终点。而是接力赛,你得等着有关的监管部门出台操作的细则,然后才能够有法可依,才能够继续来做。


企业:改革步子能不能快一点?郑元忠(庄吉集团董事局主席):


现在这个金融体制改革能不能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民间资金借贷这个模式,不要变掉,如果你引导它走向银行这种模式,那还有什么意义?温州多几个银行,对这些小微企业、中小企业,有什么用呢?从地下走向地上,这种民间资本,你给它一点阳光,它就能灿烂。


回访庄吉集团董事局主席郑元忠: 电话变得很忙


庄吉集团董事局主席郑元忠在央视温州金改专题报道中接受采访,并提出他对金改的一些个人观点。


报道播出来以后,郑元忠的电话变得很忙,谈论的话题都是围绕着金融改革。郑元忠说,很多同行、好友对他说,今后如若有机会一定别忘了提一点建议:希望在金改过程中,能够真正发挥我们民间资本的作用。


郑元忠说,虽然温州金改试验区获批已经一个多月,但吸纳和发挥民间资本作用的许多具体措施都还未落地。


“希望民间资金借贷这个模式,不要变掉,希望民间资本能够瞧真正用起来,让其从地下走向地上。”他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5-11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31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关注天眼  

Copyright © 2013 p2peye.com 北京银讯财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京ICP备13053798号-1京ICP证150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6902 号

网贷天眼温馨提示:网贷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快速回复 下载天眼app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