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
热门 加息最新
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新手区 休闲灌水 学者浙商叩问:温州金改的五大要害
查看: 713|回复: 3

学者浙商叩问:温州金改的五大要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2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十二项任务构建了一个基本的轮廓,却在具体操作上留下了意味深长的空白;在核心命题的指向上突出,却在条例上分散含糊。短暂的悸动之后,温州和众多沉默观望者们的迟疑折射出显性共通的焦虑: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点到底带来了什么?我们又能够做一些什么?这一场改革究竟能够持续多久?是如此前两次改革一样无疾而终,还是会磕磕绊绊地向前走?3月底,本刊就有关温州金融改革召开专题研讨会分析上述话题。

  1
  资金如何跳出温州和再利用

  宗佩民:温州人其实并不缺钱,温州实体经济消化不了那么多资金。在未来如果再办那么多金融机构,温州实体何以消化?应该考虑将这些钱疏导到温州之外。

  金雪军:微观来看,对银行对企业都有好处,宏观上,对于经济和社会也是非常好。我们现在金融体制改革明显滞后经济体制改革。从浙江的情况来看,企业想转型升级缺少足够的资金支持。如果我们在金融上有所突破,能够为我们企业的转型升级解决金融上的瓶颈,对企业转型升级是有意义的,解决了高利贷业,对社会稳定也有好的作用。

  而且金改对全省联动发展起到很好的作用,杭州和宁波发展、经济增长率、产业相对于温州都走在前列,但是现在温州抓金融,可以促进全省的均衡发展。

  目前的金融改革的方案还是在金融领域,不是从产业层面去设计。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可以带动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能解决中小企业发展问题,在一个阶段后一定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徐剑锋:温州金融综合试点改革有利于促进温州本地金融业的发展与升级,温州可能就此摆脱制造业为主的局面,转向以金融业为主导。最近召开的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也涉及到这一块。经济体制中有很大一块目前仍处于垄断阶段,除资源之外,即是金融。金融的准入门槛过高,是不争的事实,而通过这一次的改革,给浙江和全国的金融改革与经济的深层次改革提供样本和示范,中央的用意十分明显。

  孙立新:从宏观上看,金融试验区的设立肯定是正确的,甚至可能还姗姗来迟了一些。中国现在的货币超发已经相当严重,M2目前已经高达82万亿,是世界上印钱最多的国家之一。中国内陆发行的货币量,甚至比整个欧洲都要多。这么多存量的货币,实际上已经酿成灾祸:我们的消费力是有限的,这么多存量的货币该怎么消化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资本肯定是流动的,会流向资本主义市场,如楼市、股市,没地方去了,就会造成资产泡沫。如果资产泡沫破裂,必然会给中国经济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中国间接融资占比太大,直接融资太少。国外都是直接融资,直接融资的好处是不会派生存款。比如银行贷一笔款一个亿,存款就会变成两个亿,扣掉存款比例金,还有一亿八。钱就是这么多起来的。而如果直接投向企业,一个亿就始终还是一个亿。所以现在的金融改革就是需要考虑资金究竟应该怎么去回笼,如果依靠泡沫破裂来回笼,这个代价无疑是极其巨大并且痛苦的,如果加强直接融资,可能会起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

  2
  金融改革是不是实体经济的妙药

  金雪军:我们发展民间借贷目的是什么?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尤其是解决实体经济。从这个意义上来,这个利率确定,必须让实体企业的利润能够接受,而不是虚拟资产的收益率来接受。发展民间借贷的立足点是什么,是要解决中小企业实体企业的融资问题。因此更多地鼓励投资,而对转借贷业务要进行规范化的制约。如果民间资金不能往实体走,那么这样的发展是有问题的。

  徐剑锋:对于缓解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其效果不可高估。温州包括浙江,乃至中国,都已经进入了工业化发达阶段。企业本身的要素,比如资源要素,劳动要素的成本会越来越高,经济增长率会持续下行。对制造业来说,他们需要向服务业三产转移,这是不变的规律,所以浙江提出中速倍增长。我们现在的情况跟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台湾、九十年代的韩国类似,本身的制造业就支撑不了那么高的利率。不要说民间一分五的利率,国有银行都是10%的利率,多少企业的利润能够支持这样的利率?实体经济根本受不了。那么高的利率只能是靠虚拟经济来支撑。以温州目前的利率价格,我们希望短期之内有多大的改变是不可能的,因为至少五年之内利率是不可能降下来的。民资进入试水之后,可能会发现其实自己还是找不到贷款的渠道。再去谈设立中小企业专营机构这一提法,银行本身也是企业,有一定的诉求,它们把风险管控放在核心位置,你不可能依靠它来承担社会责任,扶持和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应该是政府来做。此外,我们的另外一个忧虑是,金融综合改革试点之后,会不会导致民间资本一窝蜂向金融方向涌去,我们的目的原先是要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结果到最后反而泡沫化,你必须去直面这种可能存在的风险。

  王米成:“小微企业不赚钱”,这句话我认同一大半。我们需要分析的是,哪些企业在赚钱,哪些企业不赚钱。最近我有些员工也出去创业,我们也在探讨,说要是出去之后,创业究竟怎样才会成功。像我们鸿雁这样的,稍微大点的企业都是在往品牌的方向上走,而小企业的创业,应该从创新方面去着手,要有价值,要让别人去认可你的产品。问题是现在很多中小企业都是模仿,没有技术,也没有自己的品牌,只能进行低端的复制,这些企业未来肯定是没有出路的。光是解决融资的问题是不够的。我们去温州调研,发现很多外包企业人工成本甚至要比我们高出30%。所以不是融资的问题,而是现在的融资成本让低附加值的生产企业无法承受。就算民间资本向中小企业去倾斜,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创新的问题。日韩有很多中小企业,它们就这样活下来了,而且活得特别好。现在很多中小企业主都有一夜长大的浮躁心理,与市场经济运行的规律性发生了背离和冲突。

  3
  民间资本是否可以找到合适

  疏通渠道

  徐剑锋:民间借贷在温州的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功不可没,是国有金融之外的有益补充。上世纪八十年代,温州也不时发生破产风波,对当地经济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本世纪以来,其负面作用越来越大。实体经济日渐式微之后,多数企业难以支撑高息,从而造成大量企业主跑路的局面。温州金融改革综合试点,首要的一条即是将处于地下的民间金融阳光化,合法化,这样有利于减少不稳定因素,使得众多的中小企业获得资金来源。

  在试点中,有相当一部分内容是拓宽老百姓的投融资渠道,比如资本管理公司、股权交易中心等等,各个层面的、各个规模的民间资本都可以适度去寻找到自己的增值渠道。

  金雪军:民间资本的阳光化是一个亮点,但是实际操作可能很难。阳光化、规范化、法制化其实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阳光化,第二个阶段是规范化,用制度体现规范,到第三步的时候,就考虑怎么去比较好地提升到法律上。所以看起来是一件事情,其实是三个阶段。不可能一阳光化就法制化,法律要在很稳定的状态下调整。我支持阳光化这个过程,我们现在民间借贷遇到很多问题,比如重复抵押、一女多嫁。如果有信息公开的备案制度,显然不会出现这种结果。又比如钱的真正用途,很多时候就是看起来好用就去用,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去投资到主营的事情上去,所以信息的公开化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这个事情我们必须从特定的历史环境来看,温州的民间金融走过了积极的发展道理,也经历了过去一年的惨痛教训,你不阳光化也可以,那就是去年的沉痛教训。如果说早十年,可能没人能接受民间资本的阳光化,至少相当一部分人不会接受。在阳光化的过程中,至少要对借款人的信息有一个足够的了解,所以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进入到这个轨道里去。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试点中还需要一些实际性的举措去跟进,比如备案制度,比如银行金融人员、公务员不能从事放贷业务的具体细则,还有转借贷的资质规定——如果你要从事专门的转借贷业务,就需要有一定资质。江苏有地方利用税收制度来监控,我们可能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细则出来,但我相信监管部门会跟上,至少总体的方向已经确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2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4
  温州金融改革可以走多远

  金雪军:这次改革有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说有,要比没有好。不管这个方案是空,还是实,相对于没有试验的时候,肯定推进了一步。

  这样的金融改革的方案只是局限在金融领域,并不是从产业层面去设计。我始终觉得还是要解决好改革的定位问题:比如我们当前发展民间金融目的是什么?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还是解决实体经济危机问题;利率的确定是要满足实体企业的利润,还是满足虚拟经济的收益?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

  孙立新:经济到了一定的程度,势必会倒逼体制进行自我的革新。可能会有一些不规范的做法,在没有形成规矩之前,也会龙蛇混杂,也会产生一些负面性的影响,但不能说,这样的改革就是无效的。

  王米成:这一次的改革势必会牵动众多的利益阶层,也会面临众多桎梏和困境。我们改革三十年,近十年有众多批评指向改革的倒退,其实现在的结果这也是众多利益集团博弈之后造成的一个现状。深圳特区的设立和成功,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很多的改革可以从局部去推行展开,可以在一个小范围之内尝试而后推向全国。既然是“试点”,那就应该允许我们去试错,去试验,去分辨对与错,可能会面临很多问题,也可能改革因某些原因戛然而止。无论如何,走,比不走好;尝试,比不尝试好,就算画饼,也比不画饼好,至于改革之路究竟能走多久,我想,谁都无法轻易回答。

  5
  我们需要怎样的改革

  金雪军:我们最大的问题是金融没有产业链。民间资金阳光化过程中,私募投资基金发展过程中,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发展的过程,专业资产管理公司的发展过程中,都与银行息息相关。一个多层次的金融产业链的建设迫在眉睫,这样才有利于资金切实往实体企业的方向上走。

  周永利:现在做企业非常难。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可能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是一些行业不赚钱但有一些行业赚钱。到了现在,真正赚钱的企业很少,你说怎么办?我们做化纤纺织,有六七千员工,在绍兴当地的企业中算不错的,但是仍然是利薄,而且做得很辛苦。政府放开金融,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我希望在这一次的改革中,企业融资的时间可以适度延长。我今天买了设备,盖了厂房,都是需要时间回收成本,赚取收益,而贷款则是一年半年银行就催着还掉,很多企业没有办法,走上了短钱长用的道路,最后也就倒在了这个上面。

  经济是一个整体的东西,不是单一金融的问题,必须要同步考虑一些东西,比如税收。现在人力成本高,财务成本高,税也高,企业已经很难生存,在这样一个联动体里,单移动金融这一块,对于实体企业来说,可能还远远不够。

  俞淑樵:我们此前一直做的是工程款预付,现在做的是中小企业贷款,算是刚刚进入这个领域。单就我目前审批的一些项目来说,其实越做越担心,越做越没底。原因是,企业要钱的目的不明确,而且根本支撑不了这么高的利息。所以我是这么觉得,一个大的政策推出来之后,你需要很多的东西去配合。拿我们担保公司来说,我们困惑的就是信息渠道的建设。有些企业融资困难,但是我们又无法获知真实情况。很多企业拿过来的报表其实是没用的,“不忍卒读”,那我们又该怎么去了解企业的真实情况?所以说不光是企业要钱难的问题,很多担保、小额贷款公司生存也非常难,我们是一个金融辅助的公司,投资回报率也就在12%到13%之间,但是要承担很多风险,银行实际上把很多风险转嫁到我们身上。对于我们来说,建立一个对称、透明的信息渠道是非常必要的。

  王米成:金融体系应该要与实体经济的发展相匹配,现在实体经济基本上已经市场化了,金融却还是计划经济的操作模式。利率是资本的价格,是受供求关系决定的。稀缺资本的代价一定是极高的。因此,一定要放开民营银行,放开民营银行必须伴随着利率的市场化来进行。竞争充分才能让利率下降,利率市场化是必须要走的一条道路。

  不过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现在的状况未必不是好事。我更倾向于反省,在这样一个倒逼机制之下,让我们醒悟,不应该在政策的温床之上才能够勉强生存,而是应该依靠自身创新活下来。当时四万亿那么大的蛋糕砸下来,企业你切一块我切一块,不亦乐乎,但是从长远来看,其实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根本毫无益处。现在很多人很怕中小企业倒闭,但是你去看看欧洲,很多企业就这么活着,而且活得很好。我在微博上与人发生争论,我说为什么要去惧怕小企业倒闭,他们说是会导致大量的就业问题。我说就业问题算什么呢,有企业倒闭,就有企业成功,工人可以换企业。真正走市场经济的道路,就不应该害怕一些没有竞争力的小企业倒闭。

  马津龙:中国改革三十多年之后,我们现在去看,可能发现某些方面甚至有所倒退。我们现在的经济呈现出半市场半计划的情况,可能还只是能够适应上世纪经济发展的诉求。很少有人注意,垄断其实是造成腐败等一系列问题的根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1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1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关注天眼  

Copyright © 2013 p2peye.com 北京银讯财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京ICP备13053798号-1京ICP证150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6902 号

网贷天眼温馨提示:网贷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快速回复 下载天眼app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