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
热门 加息最新
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讨论区 投资交流 学者称温州金融改革须与官员利益切割
查看: 754|回复: 2

学者称温州金融改革须与官员利益切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的目标与方案在四月底尘埃落定。

  浙江省传递的信号很明确:要借温州金改东风推动全域金融创新。走过三十年光阴,“温州模式”已远远超越经济学社会学最初对它的解释,它在发展中迷茫,在艰难中行进。随着改革大潮潮起潮落。这一次金融改革,能否助推“温州模式”完成新一次蜕变?这是一个无人知晓,却万人期待的答案。

  文|《小康》记者 苏枫 温州报道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的目标与方案在四月底尘埃落定。

  4月23日至25日,浙江省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推进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的工作。在4月23日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确定了将重点推进五大领域的改革创新。隔日召开的浙江省金融工作会议暨推进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工作动员大会上,通过了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方案实施细则,并已上报央行。

  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在会上说,“民间资本是水,要修库修闸蓄水,实体经济是田,目前田里干旱而水库尚未修成,所以要把暗流涌动的地下水引到地上。”

  接下来,如何引水入地,筑库导渠,成为考验温州模式能否进化的一道新考题。

  民间借贷“阳光化”路径

  4月26日,一块上书“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的横匾褪去封裹了近一月的大红绸布,在杭州参加完动员大会的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亲自动手揭牌。这是3月底启动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的第一个“落地”机构。

  在国务院给温州金融综合改革实验区明确的12项任务里,排在首位的就是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民间融资监管体系。就在国务院文件下发的第二天,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有限公司在温州工商局鹿城分局领取营业执照,顺利完成登记注册。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身份很特殊,既不是政府部门,也不是事业单位。这家以鹿城区工商联名义发起组建的平台是全国第一家具有官方背景的民间借贷服务机构。

  这个平台最终由温州14家法人、8个自然人投资设立。星际集团的董事长陈时升就是这家特殊机构的股东之一。尽管对政府能否把握好政策有些许担心,但考虑到企业履行的社会责任,陈时升还是投了20万人民币,他对《小康》记者说:“在温州遇到难关的时候,拿钱出来支持政府工作,至少是一种姿态。”

  目前,已经有至少六家中介机构与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签订入驻协议,融资对接机构速贷邦即是其中之一。位于温州市中心的松台大厦10层,数十个恭喜“开业大吉”的花篮挤满了电梯间。总部位于杭州的速贷邦嗅觉灵敏,在《方案》出台后迅速拍马赶到温州。速贷邦的总经理叶振对《小康》记者说,在金融改革实验区的总体框架下,成立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是一个重要的制度突破,对速贷邦这种借贷撮合机构也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试验区方案的出台是在为我们正名,我们从此有了官方身份,可以光明正大地进行融资双方对接了。”叶振说。

  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位于温州市江滨西路东明锦园1号楼的底层,负责人为徐智潜。之前曾任温州市建设银行副行长的徐智潜解释这一中心的使命就是推动民间借贷的阳光化。“只要民间借贷登记金额突破1万元,市民到登记服务中心进行备案登记都是免费的。”徐智潜说。

  在4月26日的揭牌仪式上,登记服务中心获得国家开发银行授信一千万元。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认为,民间借贷的合法化需要载体来实现这个目标,现在政府搭建了这个平台,民间借贷以后就是逐步到了登记中心来登记,这将有利于规范民间资本,遏制高利贷。

  “完善地方金融组织体系;健全民间资本市场体系; 创新金融服务体系;构建地方金融监管体系。”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说温州将确保在4个重点领域取得突破,为民间资本提供阳光的金融路径。

  有了自上而下的政策,温州的动作相当迅速。当地高新区科技城核心区已经落实3万平方米场地,计划将产权交易市场、地方金融监管实时监控服务中心和部分小额贷款公司、民间资本管理公司、非银行金融机构等要素统一纳入其中。有消息称,温州市已开始筹建科技投资银行与华侨银行,关于中小私募债试点也在准备中,具体细则有望6月出台。

  一系列紧锣密鼓的步伐,其目标都旨在让政策迅速落地,因为民间资金向外流动仍在继续,而温州中小企业的信贷危局并未结束。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表示,《方案》通过将使三方得益。首先是温州的金融机构,作为金融改革试验区,它们肯定会有突破;第二是对经济实体,特别是对温州的经济实体,将因此获得先发优势;第三是能拓宽老百姓的投融资渠道。

  村镇银行能否“松绑”

  民间借贷登记合法化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民间金融需要通过何种管道进入“阳光”地带,在国务院批复的“十二条”中,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的发展被视为最理想的通道。

  “2012年新增小额贷款公司30家,2013年总数达到100家,实现都市功能区和中心镇全覆盖;2012年银行金融机构市级分行基本设立小企业专营机构,完成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造工作;2013年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及分支机构,实现县(市、区)全覆盖。”

  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在4月25日的会上公布了温州金融改革的总目标。与去年温州市提出的“行动方案”对照,发展小额贷款公司达120家的目标被谨慎地缩减为100家。

  此前三年,温州一直在为小额贷款公司争取发展的空间。

  2008年5月,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同年10月,温州市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苍南联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随后,奥康、开元、华峰、正泰、森马等诸多温州本地民营企业争当主发起人,据温州市金融办统计,目前温州共开设了28家小额贷款公司,截至2012年2月份,资本金净额为84亿元,贷款余额为107亿元,累计放贷600多亿元。

  但是,高速增长的小额贷款公司却一直面临着发展瓶颈,尤其是融资受限导致的资金匮乏。当初确定的指导意见,为小额贷款公司划出了三条红线:一是“可以放贷不得吸存”,二是“执行利率为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四倍之内”;三是不得非法集资。

  2011年下半年,在中小企业发展陷入困境,民间信贷危机爆发的情形下,浙江省出台了为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松绑的相关文件,将小额贷款公司的融资比例由原来的50%放宽到100%。温州市很快制定了《加快小额贷款公司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举措就是放低门槛,向社会公开招标小额贷款公司主发起人。

  今年4月5日起,温州市7家小额贷款公司的“主发起人”公开向社会招投标,最低的投标资格要求主发起人企业净资产2000万元以上且负债率不超过70%、最高的要求主发起人企业净资产1亿元以上且负债率不超过70%。

  在小额贷款公司放低进入门槛的同时,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的问题也被提了出来。此次温州“金改”,关于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的相关细则,是社会各方关注的焦点。与银行相比,小额贷款公司更为便捷、迅速,适合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的资金需求;与民间借贷相比,小额贷款更加规范、贷款利息可双方协商。二者的最大区别在于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收公众存款。

  和温州众多商人一样,陈时升也在翘首以盼《方案》细则的落地。“如果条件合适,我会考虑参与小额贷款公司的业务,甚至办一家村镇银行。另外,我还想去境外直接投资,比如去香港买写字楼。”陈时升说。

  但村镇银行的“门槛”显然并未有太多松动,2009年银监会发布的《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中,最大的限制就是“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拟作为主发起人”。温州民营企业家们可以踊跃地争当小贷公司的“掌门人”,但是对转制成为一个银行的“小股东”却没有多大兴趣。

  村镇银行合法化以来,国内还没有一家小贷公司成功改制,最大的障碍就在于国有银行当“掌门人”的问题。

  但这次温州金融综合改革方案明确指出: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这重新点燃了温州企业家成为银行家的梦想。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温州调研时,有企业家甚至当面追问了这一问题。

  温州现有28家小贷公司,再加上今年要新增的30家,有多少有望转为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改制,又会面对什么样的难题与机遇?温州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认为,可以先转一两家试试看,但时间和规模等一系列条件要合适。不过,小额贷款公司是否可以转化为村镇银行引发了不同的争论,在4月13日央视的某次论坛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就认为,出于风险的考量,不主张小贷公司转型为村镇银行,小贷公司应知道自己的市场定位和历史定位。

  “温州的小额贷款公司在这次温州经济危机中多多少少受到影响。马上办银行,那就成了拔苗助长。”浙江大学社会科学部主任、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史晋川对《小康》记者说,“实际上应该放宽准入条件,就和国家商业银行办村镇银行的条件是一样的。不仅小额贷款公司符合这个条件可以发起,其他人,非小额贷款公司,只要符合国家村镇银行发起条件的,应该都可以有这个准入资格。”

  在全面启动“温州金改”的动员大会上,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的讲话中涉及“村镇银行”的只有一句“明年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及分支机构实现县(市、区)全覆盖。”

  未来的村镇银行发展,仍有伏笔。

  提问温州 2012年4月26日,浙江省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开业。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切实承担金融改革先行先试的重任,稳妥推进各项工作开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金改”时间表

  3月28日 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

  4月5日 温州市市长陈金彪、副市长朱忠明前往杭州,与专家学者讨论《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提出三段走方案:2012年是试点起步阶段;2013~2014年为全面推进阶段,初步形成完善的地方金融体制;2015年及以后为深化完善阶段。

  4月10日 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主持召开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工作座谈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会上宣布正式启动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有关工作。

  4月18日 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率队前往上海、天津、北京三地,考察金融改革发展,并召开专家座谈会,问计部分专家学者、国家部委官员。

  4月23日 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将此前公布的《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进一步细化,称将重点推进五大领域的金融改革创新。

  4月25日 浙江召开 “全省金融工作会议暨推进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实验区工作动员大会”,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公布了温州金融改革的总目标。大会还印发了《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金融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送审稿)》。意见共25条。

  温州金融改革必须与官员利益切割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院长胡必亮

  2月17日到20日,我与40多位当地企业家和部分政府官员就温州的民间金融发展问题举行了座谈,并到我曾经做过乡镇企业与民间金融发展实地调查研究的苍南县钱库镇及其所属的项东村做了短暂考察。调查所了解到的情况,与我和我的同事们(王晓毅、冯兴元、李人庆、朱成堡等)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及新世纪初期对温州民间金融调查时所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一致,就金融制度来讲,目前最差。在这样的体制环境下,温州难以避免会出现“民间金融危机”乃至更大的案子。

  估计温州各级政府官员基本上全面参与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民间金融活动。当地有人估计是100%参与,有人则估计为八成或九成不等的参与。影响温州金融、温州经济的主要是干部。包括吴英案背后都有干部的背影。干部的问题在哪里呢?比如,我是一个镇长或者一个县长,不一定要这么大的官,只要是县里的一个干部,你是我这个县里的人,你在搞民间金融,我给你一亿元,首先你不敢不要,第二你要给我高息,因为你不敢得罪我呀,最要命的是,我给你一亿元你不能就这么拿着,你需要安排你的经营,去做点什么事情。比如,你计划开个工厂,开工厂需要买设备,招工等,怎么也需要半年。

  可三个月过后,我让你把钱还给我吧,你说怎么办?折换成年息,如果说是一个亿半年给五千万,三个月给两千五百万,这个时候怎么办?就把你的计划完全打乱了。所以这个钱一旦用进去了,你马上就要想办法向别人借一个亿去还我,还要加上利息,所有的官员都如此时,所有的人都开始在为官员还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8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关注天眼  

Copyright © 2013 p2peye.com 北京银讯财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京ICP备13053798号-1京ICP证150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6902 号

网贷天眼温馨提示:网贷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快速回复 下载天眼app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