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
热门 加息最新
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平台区 平台声音 在阳光下成长,还是在夹缝中消亡?
查看: 447|回复: 0

在阳光下成长,还是在夹缝中消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5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改下的温州寄售行

我市多家寄售行悄然关门。

温州金改正在升温,规范发展民间融资成为温州本地的热门话题。如此大热的情形中,在民间借贷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寄售行却正在遇冷,多家寄售行悄然关门。据温州市金融办、工商部门统计,其数量从两年前最火爆时的413家已经减少到了如今的300家左右,关门者已占3成。


所谓寄售,字面上的解释是接受市民的委托,帮助销售寄存的商品并以收取手续费获利的场所。但在温州小微企业资金告急、民间借贷风波愈演愈烈的2009年、2010年两年间,如雨后春笋般在温州冒出的寄售行,名为“寄售”,实质上却悄然做起了抵押、放贷的生意,在温州民间借贷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寄售行为何能在温州民间借贷中悄然掀起波澜,但却在借贷风波后及正在推进的金改中迅速遇冷,它们正面对怎样的变化和选择?商报记者 王木正


由低调兴起到悄然关门


据媒体报道,实际上,这种演变成民间借贷场所的寄售行首先形成于金华。温州并非其“首发”区域,但温州却是它蔓延速度最快、数量最多的地区之一。据温州市工商局注册处信息,寄售行在温州爆发于2009年,在2009年年底和2010年上半年出现井喷,尤其在当年年底和春节期间这个把月时间里,新登记设立的寄售行就达100家左右。至2011年年初时,寄售行(个体户)已在温州迅增至413家,蔓延至温州各县(市、区)各乡镇。那段时间,走在市区黎明西路、锦绣路、下吕浦等路段,招牌显目但门面简单低调的寄售行可谓随处可见。


“自己的闲钱,和从社会上高息拿来的资金,再以高息借出去,前两年寄售行的日子过得还是挺惬意的。”1个月前和合作伙伴关掉了自己位于马鞍池一家寄售行的林建明说。那段时间林建明以3分、4分左右的月息拿到资金,再以6分-8分的月息借出,最高时还借出过1毛的月息,多数借款人以房产、汽车、贵重物品抵押,“但1毛的高息风险太大,我们一般也不操作”。林建明没有透露这两年的获利,但透露说,通常一个月放贷几千万元。


2011年下半年至今年年初,温州开始出现寄售行悄然关门的情形,而温州金改后,悄然关门的寄售行日增,林建明也觉得“这行没有了前途和钱途”,干脆也随大流关门了事。


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支行的调查,截至今年1月底,温州寄售行数量已回落到353家。林建明等原行内人士认为,根据近来的关门情况,温州寄售行如今应该只有300家左右。


一个关键点:银根紧则寄售兴


有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银根政策的变化正对应着寄售行的兴衰。


“2009年至2010年是温州寄售行的井喷期,这个时间节点,正好是正规金融机构受国家调控进入收紧状态之时。”温州地方金融监管服务中心监管一处人士说。活跃的民间资金正在寻找出路,而此时温州中小微企业迫切需要寻找资金来源,宏观调控增强了民间借贷的供需,让寄售行有了变脸成民间借贷新载体的市场。


而今年以来,银根政策有所宽松,及温州推进金改后各银行纷纷推出的对应措施,正逐渐降低着民间借贷对寄售行这些地下民间借贷载体的依赖程度。据温州银监分局统计,截至2012年3月末,根据新的企业划型标准,温州银行业小微企业贷款总额达到1549.82亿元,比年初增加96.39亿元,增幅达6.63%。而如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华夏银行等银行,4月份以来又纷纷推出小型企业 “自助可循环”贷、小额贷、批量贷等各种宽松、便利、快速的贷款措施,让不少小微企业获得贷款。在从正规渠道能获得资金的情况下,地下借贷载体的生存空间自然被大为挤压。


金改下寄售行何以为继?


“但是,让我们觉得日子更加难过的,还是金改对于民间借贷规范化的各项推进措施和带动的连锁反应。”锦汇寄售行负责人吴建义等业内人士说。


在温州金改关于规范发展民间融资的内容中,包括创建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发展小额贷款公司、发展股权投资业、做强股权营运中心、创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温州银行发展规划、农村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革和创建地方金融监管中心等。其中,目的为建立民间借贷征信系统、探索民间借贷阳光化的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已开业,以开展资本投资、咨询、资本管理、项目投资等为主要服务的民间资本管理公司也已在瓯海等地陆续亮相,通过投标小额贷款公司上周又增3家。而发展股权投资业、做强股权营运中心这个内容,目前正在紧张筹划中。


这些举措,一是让民间闲散资金有更多更正规的方向流动,最大可能的拓宽民间借贷的渠道,二是能让更多的民间资金流动、民间融资行为在规范化、阳光下的操作下逐渐可控,从而降低风险、降低融资成本。这些效果已经初现。


记者上周走访了锦绣路几家寄售行,发现即便以房产抵押,借款3个月月息仍达6分。“与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1分2-1分5的月息相比,因为资金的来源和操作成本,我们即便降了利息,也要6分左右,更不用说和银行的6厘-9厘比,这还怎么做?”林建明等人说。此外,受此前借贷风波影响,闲散资金拥有者显然更希望通过更正规的渠道出借。


不像寄售行的寄售行


一家门面,一两张桌子,几部电话,这就是记者近日在几家寄售行看到的情形。虽然时过境迁,但寄售行里还是那样,没什么变。


细查温州工商系统里所有寄售行的注册信息,其经营范围内无一例外地注明“小件物品寄售”,不允许经营黄金、铂金、机动车、房地产、有价证券等,不含典当、融资、担保等业务。但事实上,温州的寄售行融资、抵押、放贷等什么都做,为数不少的寄售行所做的业务中却恰恰没有“小件物品寄售”,据媒体报道,汽车和房产类的“寄售”起码超过了温州寄售行业务总额的50%。 从实际所做的业务来看,寄售行像典当行、小贷公司、担保公司,但却确实不像寄售行。


为何宁愿选择“游走在灰色地带”?据了解,与个体数万元即可注册寄售行相比,典当行所需的门槛要高得多,按照商务部、公安部2005年发布的《典当管理办法》,典当行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300万元;而从事房地产抵押典当业务的,最低限额为500万元;从事财产权利质押典当业务的,最低限额甚至高达1000万元。而此前需要申请发起、需要满足诸多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的门槛则更高。在门槛和利益的作用下,寄售行纷纷悄然“越轨”。


在于去年11月8日挂牌的温州地方金融监管服务中心的信息中,记者发现,寄售行已经纳入其监管范围之内,属中心监管一处监管工作内容之一。


不过,中心监管一处处长詹昌伟并没有透露对寄售行实施监管的相关内容。显然,对于游走在灰色地带但数量众多、牵扯众多的寄售行,短期内给出明确的去向信息并不现实。


实际上,对于这种名为寄售行实质上典当、小额贷款等什么角色都干的民间融资渠道,温州政府、民间曾有声音,一是要严厉打击,让它们回归到工商注册时规定的经营范围,不许违规经营;二是称要有效引导,承认它们的这种民间借贷载体功能,但要在规范化和相关规定的范畴内有序经营。


浙江金克明律师事务所主任金克明也曾呼吁,政府及各相关部门要严格规范寄售行业的经营,使其回归行业本质,即严管寄售行超限经营黄金、铂金、机动车、房地产、有价证券等的违法经营活动,查处一些寄售行业以借贷生存的“潜规则”而违法从事典当、融资、贷款等业务,规范对寄售物品应有的登记手续,寄售行不得收售来历不明所有权不清晰的物品,杜绝成为不法犯罪分子的销赃场所。


当然,寄售行的经营者们更要认真筹划自己的未来。是回归本行,走进阳光,还是在银根宽松、温州民间借贷日益规范化、阳光化下,继续在夹缝中艰难生存直至消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关注天眼  

Copyright © 2013 p2peye.com 北京银讯财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京ICP备13053798号-1京ICP证150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6902 号

网贷天眼温馨提示:网贷天眼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快速回复 下载天眼app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