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平台区 平台声音 温州金融改革难点待破
返回列表 发 帖
查看: 352|回复: 0

温州金融改革难点待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4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金融改革试点3月28日获国务院批示8个月后,备受期待的温州金融改革十二条细则已于11月23日正式公布。之后,温州又于12月20日在北京展览馆参加了为期4天的“2012中国国际金融展”,这是温州金改实施细则发布后首次对外全面招商。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金融展上了解到,截至11月30日,温州市金融改革重点项目办公室、各县?市、区?共报送招商推介项目32个,概算金额达430亿元。21日当天签约项目21个,金额达71.35亿元。
  
  金改办主任巧答质疑
  
  尽管金改细则尘埃落定,金融项目招商也获硕果,但是仍有人质疑温州金融改革并没有解决实体经济的困境,也没有太多的实质性改革动作和亮点。首先从细则的内容来看,实施办法还不够具体,除了个别事项有具体的量化指标之外,很多方面仍然缺乏具体的量化指标和可操作性。
  
  此外,根据国务院批准的温州金融改革总方案所涉及的十二项改革任务,其中最大的亮点是探索民间借贷阳光化、合法化,民间资本如何打破垄断进入银行领域,以及探索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等。但截至目前,温州除了成立民间借贷服务管理中心和民间资本管理公司,以及金融主管部门由金融办升级为金融局之外,其他方面并没有太多的实质性进展,既没有民间资本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也没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成立村镇银行,实体经济仍在艰难地挣扎,很多方面还只留于形式。
  
  北京大学风险投资研究所研究员马光远曾撰文指出,温州金改没有实质性进展的症结就在于,各种审批权不明确和没有下放的情况下,温州自身根本无法决定很多试点事项的内容。同时,温州自身缺乏改革的魄力和勇气,作茧自缚于所谓的细则,而没有开拓精神。
  
  马光远还认为,国务院之所以将温州作为试验基地,一方面希望温州能够在民间金融的合法化以及建立中小金融机构服务体系方面为全国积累经验,另一方面,通过温州民间金融的活力和想象力,通过具有开拓传统的温州精神,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创造性的经验。而这种改革目的的实现,必须建立在为民间金融放权,为“群众演员”发挥想象力给予足够的空间,而不是依赖什么细则,通过官员和行政的意志,为温州金融改革设计一套毫无生气、没有任何创新余地的方案出来。连央行行长周小川都一直说,温州金融改革要允许“犯错”,但现在,温州自己在金融改革方面犯的最大的错就是缺乏“犯错”的勇气,这是很令人失望的。
  
  对于外界的质疑,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21日在北京展览馆“2012中国国际金融展”上向媒体表示,温州金融改革是全面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立竿见影的。在支持经济实体发展方面如何发挥金融改革的作用是今后工作的重点。
  
  张震宇强调,中小企业面临的难题也并非仅仅依靠金融改革就能解决,温州中小企业的“高烧”已经退了,但“感冒”还没有解决。“今年没有再出现跳楼、跑路和大的倒闭问题,但实体经济难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资金链仍很紧张,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不搞金融改革问题会更大。”张震宇说。
  
  张震宇还表示,目前温州金融改革效果离社会期望的还有一定差距,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今后金融改革工作的重点。同时,金融业也是产业,也需要发展,实体经济和金融共同发展是金融改革的目标。
  
  温商期望改革突破攻坚区
  
  按照温州金改总方案,改革坚持整体设计、系统推进,坚持创新为要、监管先行,坚持上下联动、项目运作。要经过5年左右的努力,构建与温州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多元化金融体系,使金融业成为温州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在促进产业升级、经济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
  
  对于温州金改的进度和期望值,本报记者也采访了一些温籍商人,他们表示改革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要把握好时机,不能拖得太长,同时还要在许多方面有大的突破,要敢于突破攻坚区、深水区。
  
  河北省浙江商会秘书长陈千朗一直关注着温州金改,他对记者说:“我们期待温州金融改革步伐迈得更快一些,能进入改革的攻坚区、深水区,敢于在很多方面有所突破。挽救实体经济只是改革的一个方面,长远目标应把温州推向市场、推向国际,成为国际金融港,不能把温州仅仅作为金融改革的试验田。”
  
  谈到外界对温州这场改革实质性进展的质疑,陈千朗表示,改革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改革初期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也探索了一些形式,民间借贷登记中心以及资本管理公司的成立、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增多、村镇银行挂牌经营、投融资实体的增加、农村信用社改革等等做法都表明改革在积极往前推进,这对解决温州当前的“两多两难”是有促进作用的。当然,目前的改革步伐离改革的最终目标和大家的期望值还有一定差距,一些实质性问题仍未得以解决,需要进一步突破。譬如,村镇银行主发起人规定由银行发起,民间资本没有发起资格,这需要突破。还有实体经济贷款还没有进一步放开,还需要在贷款数量和规模适当扩大。
  
  因此,陈千朗建议,下一步改革不应仅停留在某些形式上,应从制度上进行大胆探索,特别是民间资本涉足村镇银行的主发起人资格必须要突破,要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集中到温州来,要为各种金融组织创造更好的发展平台。温州需要国际化的资本市场和金融氛围,只有把各种金融组织吸引进来,形成更加丰富、更加多层次的金融主体,实现资本与实体、资本与项目的有机对接,温州的经济才能真正活起来。
  
  晶鼎聚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法亮对本报记者说:“我作为温州人当然希望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好,但是如果家乡没有更好的发展平台,我们这些外出创业的企业家就不会回去投资的。”打铁需要自身硬,温州自己先要把环境搞好,把政策落实好,把实体经济扶持好,积极帮助企业融资,把梧桐树种好,凤凰自然会飞回栖息。现在温州本身没有资源优势,创业环境也不太好,不但没有出手救企业,一些地方还在加税加息。“现在天天有企业死掉,我估计春节前后一些企业日子更难过,可能有更多企业要倒闭。我认为,温州下一步金改,要从当地实际出发进行深入调研,然后出台一些更加符合温州经济发展、更具有可操作性的改革办法。”林法亮表示。
  
  林法亮还告诉记者,“前不久,温州有一家银行行长来北京要求吸存,我说‘你们银行必须先解决在外投资的温州商人在家乡贷款问题,大家才有积极性把资金存到家乡银行,你们不能只有存而没有贷啊’。那位行长回答说‘我们正在研究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温州这场金融改革能否成功,关键在于金融组织主体是否敢于在更多方面的突破,地方政府官员有没有敢于承担风险的责任,改革是有风险的,改革更需要勇气与魄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 帖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快速回复 app下载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