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天眼»网贷论坛 讨论区 平台曝光 又一家线下理财机构跑路,龚琳娜、冯仑、毕淑敏站台
返回列表 发 帖
查看: 50594|回复: 67

又一家线下理财机构跑路,龚琳娜、冯仑、毕淑敏站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4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平台曝光
平台名称: 中宇慧通
平台网址: http://zyhtgxjy.iefang.com/
曝光原因: 线下理财机构跑路,名人站台
本帖最后由 扒黑英雄 于 2017-2-24 17:34 编辑

       200多人被骗15亿,被骗金融最高的个人有6960万元,绝大多数为银行高净值用户,信息如何流出成谜。

  曾在2011年作为承办单位出资赞助论坛,请来万通集团冯仑、女高音歌唱学员龚琳娜、作家毕淑敏出席,为公司“贴金”的中宇慧通跑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上图为龚琳娜出席中宇慧通活动时与中宇慧通总裁杜小平合影
  在老板跑路,哭诉无门之后,出借人中有去世的、离婚的、抑郁的。两年里,他们频繁报警,苦苦寻找骗钱的“那帮坏人”,然而却没有任何进展。一部分出借人已经绝望,自认倒霉;而另外一部分还在挣扎中,以期拿回自己的钱,甚至给能想到的相关部门写了100多封求助信。


  野马财经了解到,他们当中命运最惨的是,曾介绍亲人和朋友入局的刘某,自己出借几千万,焦虑成疾,不幸患了癌症。他的妻子尹女士,借债几十万为他治病。因心情沉郁和医治不及时,刘某于2015年12月27日病逝。


  跑路的这家公司全名是中宇慧通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为中宇慧通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称“中宇慧通”),野马财经拿到的资料显示,出借人共有200多人,被骗总额15亿元。最低的出借20万元,最高个人出借6960万元。平均卷走每位出借人750万元,金额之大,触目惊心。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据这些投资者向野马财经反映,他们中很多人是银行的高净值用户,但是客户资料是如何流到中宇慧通手里,目前已经成谜。

  上图为部分出借人未收回本金统计表,单位为万元
  在被骗的投资者中间,有一位特殊的受害者张义(化名)。他说自己和中宇慧通的老板艾宇是朋友,还一起办过公司,但没想到他连熟人也会骗。


  据张义透露,中宇慧通高薪请来北京银行中关村分行原行长晋湘芬等十余名银行前高管,组成专业管理团队,每年这个团队的开销在3000万元左右。


  出借人王梅(化名)说,艾宇请这些银行前高管来,目的在于为公司站台,打造专业形象,形成背书作用;另一方面,他也可利用这些退休的银行高层的人脉资源获得银行高净值客户名单。


  张义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2007年初,中宇慧通与多家银行北京分行合作开展过个人房贷业务,为借款人提供担保,并寻找垫资和短贷机会。因为这项业务,艾宇在银行领域的资源和人脉极强,在中宇慧通两周年庆典活动上,根据换回来的名片显示,来现场捧场的人就有深发展、北京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兴业银行等大行北京分行的代表。

  上图为出借人提供的新闻截图
  张义毕业于北京大学,从事金融行业。深谙金融风险的他怎么会被骗呢?据其回忆,他和艾宇认识就是通过一位他很信任的银行业前高管介绍。此后张义还和艾宇一起办过公司,是熟人。他说,在这个圈子中,做生意熟人拆借,救急利息稍微高点很正常。从2013年1月至2014年4月,陆续让艾宇签下6张借条,借给他2500万元。前5笔月利率都是2.5%,最后一笔为3%。折合年利率为30%与36%。

  上图为张义与艾宇签定的借款协议
  北京某大互联网金融公司董事长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介绍,中宇慧通是最早开始尝试P2P领域的担保公司之一,原本还有几个银行出来的很资深的合伙人。公司最初也有正经生意,但是后来却在发展过程中尝到了捷径的甜头,没有真正的去做互联网金融。这些银行出来的合伙人陆续退出,只剩下了一位78年的年轻人艾宇,一直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据野马财经依据工商资料统计,中宇慧通有19条诉讼,51条法院公告,11条失信记录。因为没有找到艾宇,都是缺席审判,大部分判决中宇慧通偿还借款。但是,由于没有资产,多数判决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如发现执行人有财产或线索,有权向法院再次申请执行。


  “请君入瓮”

  “我怎么就被骗了呢!”在银行工作的王梅至今想起自己被骗的过程还在懊悔。


  王梅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追忆,那是2014年6月24日,她和老公一起到了中宇慧通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区兴盛街2号华荣公寓的8层办公室。美女中介纪文花带着他们,不顾自己胳膊烧伤的孩子,急匆匆地要把这单生意先签下来。


  她老公在银行做中层,是通过老乡介绍认识了纪文花,每年24%的高息,让他们决定将卖房的200万元投进来。


  那个办公室40平方米,左手靠墙一排沙发,右手是一排大书柜,右手旁边的高桌上摆着艾宇与僧人们的合影。而正前方是中宇慧通总裁杜小平的位置。杜小平说,艾宇出差去了。看到王梅在看相片,杜小平说,“艾宇信佛,信佛的人是不会骗人的。”


  当天王梅夫妇俩受到了热情招待,杜小平、纪文花对艾宇极近吹捧,说他是青年才俊,做过亿元项目,要在全国开100家小贷公司。因为是老乡介绍,对于这些说辞,王梅夫妇甚至都没有怀疑过,就稀里糊涂地签下了合同。

  上图为王梅与艾宇签定的借款协议
  利息往卡里打了6个月,之后中宇慧通通知王梅资金链断裂,没钱了。


  2014年12月,王梅,还有四面八方赶来的出借人,他们发现,从2014年5月起,已经有出借人被断息,于是有人到北京市西城区经侦报案。


  此时的中宇慧通已停止营业,艾宇不再露面。王梅说,这时中宇慧通的法律顾问李向东出面,让出借人再签一份还款协议,分三年还本,没再提付息的事儿。


  有部分出借人选择再签一次合同,而王梅没有签。她隐约觉得,她借钱的时候中宇慧通已经出事了,自己应该是被骗了,就加入了报警的队列中。


  到了2015年8月,出借人再也联系不上艾宇,公司办公地点已经易主。中宇慧通跑路了。


  有出借人在中宇慧通维权群中透露,艾宇的手机每天充电、定时充值,但非熟人不接。

  上图为出借人申讨艾宇的短信截图
  “现在看来,中宇慧通补签合同是个阴谋,只是在安抚出借人,为转移资产拖延时间。”张义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说。


  恍然大悟的王梅开始埋怨丈夫,两人因此发展至离婚。她的前夫也因被骗而抑郁,需要服用大量药物。


  退休高管、明星“站台”

  野马财经注意到,这些被骗群体里不乏“三高”人群:高学历、高智商、高收入。而且也不乏在银行工作,小贷公司老板以及金融从业者。而能让“三高”人群上当受骗,还要提到中宇慧通的营销手段——赞助论坛、拉名人站台,并利用这些名人宣传造势。


  据张义介绍,中宇慧通高薪请来北京银行中关村分行原行长晋湘芬等十余名银行前高管团队,在出行方面,艾宇给公司高层配车均是百万级豪华小轿车。公司还包下茶社,用于公司业务,仅装修费就花了1500万。还巨资投入宣传和周年庆等活动。


  王梅说,为了装点门面,中宇慧通2011年包租下西城区兴盛街2号华荣公寓两栋楼8万平米,每年租金3300万元。


  为了寻找出借人,中宇慧通还会出资举办中宇沙龙、赞助欧文沙龙,以及各种论坛等。


  另一位出借人王先生提到,每月一次的欧文沙龙,中宇慧通的银行业高管团队会出来站台,中宇慧通的投入在3万元-5万元。


  在其中一次中宇慧通担任承办单位的大型论坛上,还请来了明星龚琳娜、万通集团冯仑、作家毕淑敏等出席。而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拿到的2011年《中宇沙龙》这期内部杂志上,这些名人被公司费尽笔墨用来宣传、造势。

  上图为出借人提供的《中宇沙龙》杂志
  除此之外,中宇慧通还通过赞助一些社区比赛在老头老太太群体中造势。在资金短缺的2015年,还曾组织过北京某中学的老三届聚会。希望能够吸引老人群体关注中宇慧通。

  “这么多花销,再加上员工工资,每年刚性支出在1.8亿元,公司经营根本覆盖不了成本。”王先生说。

  “桌面上是正常业务,桌面下已是旁氏骗局”。王先生说。


  神秘的操盘者艾宇及其团队

  导演了这一切的艾宇,其身份证复印件显示,1978年出生,籍贯北京。

  上图为出借人提供的艾宇照片
  28岁时艾宇出手已是大手笔。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06年6月,艾宇、杜小平、李彦等人成立中宇慧通公司。艾宇出资5400万元,杜小平出资1200万元,李彦出资1800万元。法人为艾宇。李彦是他的妻子。


  出借人王先生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透露,在2006年之前,艾宇在北京以民间高利贷起家,后来一位大姐借艾宇钱没收利息,就送给他一张注册资金5000万元的公司营业执照作为回报。艾宇就走上了机构化运营民间借贷的路子。


  据出借人称,艾宇的班子中,还有总裁杜小平、董事长助理金卫。

  上图为出借人提供的艾宇、杜小平、金卫名片
  目前,除了已被立案尚未被警方找到的艾宇外,公司其他高管已经另起炉灶,成立了互联网金融平台——融吧网,已经开始了新的事业。


  融吧网的运营公司为北京融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经理为原中宇慧通的法律顾问李向东。

上图来源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同样的团队,同样的模式,他们只不过跟上时代,用互联网的方式发展,但是因为知道他们的黑历史,我是不敢信的。”王伟说。


  走上旁氏骗局道路?

  据张义介绍,2007年初,中宇慧通还有正经生意的时候,甚至口碑在业内与宜信不想上下。其具体操作模式也很简单,以与深发展银行的“一站式服务” 为例,买房要贷款的客户到中宇慧通,就可以完成申请贷款的所有手续,解决了过去手续繁杂,需在担保公司、银行、公证处、评估公司、房地局之间来回奔波的烦恼。当时搜房网有篇报道称,中宇慧通担是当时市场上首家也是唯一一家采取这种业务办理模式的担保公司。

  上图为新浪网刊登的中宇慧通与深发展合作的新闻稿
  另一位出借人王先生提到,2009年依靠与各家银行合作房贷这一业务有1亿元营收,不过净利润只有1千万。


  但是,好景不长,2010年,“国十条”出台,房产市场进入了调控期,中宇慧通前述模式利润骤降。艾宇开始琢磨另一条小贷之路。


  王先生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介绍,在2009年,中宇慧通以参股北京农投谷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提出要打造一套“百城千村”小贷公司的经营模式,而且对外宣称要在全国成立100家小贷公司。

  上图为出借人提供的“百城千村小贷项目”商业计划书
  而当时正是恰逢2008—2013年小贷行业高速发展的黄金5年,期间有许多上市公司频频入股或参与发起设立小贷公司,一度掀起投资小贷的热潮。


  而艾宇的小贷布局也极为庞大。但中宇慧通原负责联动工作的李敏(化名)回忆,中宇慧通在小贷业务方面,开始也有心做好。贷款的年利率是24%,后来降到了18%。“刚开始老板都是按照法律规定来的,并不高。”她说。

与艾宇有关联的小贷公司 图片来源:启信宝
  作为内部人,李敏认为,公司最大的风险在于拿短期的钱投长期项目,做的是借新补旧的事儿,一直存在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公司走到这一步,艾宇最大的问题是出了问题不负责任。”李敏称。


  “公司从正常业务,一步步走向了旁氏骗局”。王先生说。


  前述和艾宇合作过公司的张义谈到,经营小贷公司期间,艾宇向周围朋友借款时,年利率大多超过了24%。自己借出的钱,年利率为30%与36%。
  中央财经大学欧阳日辉教授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如果小贷公司就是为了借旧还新玩庞氏骗局,它就不会计较借钱的利息高低。
  更重要的是,中宇慧通小贷公司根本不具备融资的资质。


  北京市逢时律师事务所李炳杰律师表示,小贷公司只能用自有资金出借,尤其不能向社会不确定人群公开融资,否则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换言之,艾宇向王梅夫妇借钱,已经触碰了法律底线。


  精心设计的骗术

  根据野马财经搜集到的出借合同显示,在借款手法上,艾宇都是个人借款,中宇慧通担保,资金汇到金卫的个人账户中。

  上图为律师提供艾宇签下的“借款”协议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律师向野马财经表示,这种方式目的是规避债权。


  京法律所刘律师表示,非吸不在于主体是个人还是单位,关键看钱的用途和去处,如果明知还不了还借,就涉嫌诈骗。


  李炳杰律师对野马财经表示,按照规定,地方小贷公司的钱不能在全国流通,在北京市的甚至都不能出一个区。


  但是,这也难不倒艾宇。


  张先生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中宇慧通在全国参股的8家小贷公司中,均用股东借款形式将投资撤回。以天津中宇慧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为例,2012年中宇慧通投资3000万元,占股比例30%,艾宇为法人代表。这部分出资来源为张义500万元参投了这家公司,然后又以私人名义,借款给艾宇2500万元。


  张义后来查实,艾宇通过控制小贷公司审核小组,发指令给小贷公司总经理,通过假的借款合同,分成小笔金额,逐步抽走注册资金,大多汇往董事长助理金卫个人账户。


  李炳杰律师判断,这涉嫌股东抽逃出资。


  《刑法》第159条的规定:公司发起人、股东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出资,数额巨大、后果严重的,构成抽逃出资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虚假出资金额或者抽逃出资金额2%以上10%以下罚金。


  京法律所的刘律师说,艾宇上述行为涉嫌职务侵占罪。


  京法律所的莫泽奇律师在做债务清查时还发现,天津中宇慧通小贷公司资料中,5~6笔贷款签名明显为一人伪签,是假合同,其他的还在核查中。
  据莫泽奇表示,艾宇的这些伎俩曾被发现,他当时承认冒名支走了公司3279.42万元,并写下借据。但事后发现,“借走”款项达6290万元,还有更多的借款合同没有分辨出真伪。

  上图为律师提供的疑似假合同
  有知情人透露,北京农投谷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被艾宇以类似手段,转走了1.5亿元。


  另外,艾宇还玩过“一女二嫁”的把戏。


  2010年-2014年,艾宇利用大庆地产项目获利不少。张义说,中宇慧通先立项,然后向个人借款,先后吸纳了近5亿元的投资。然而和个人签完协议后,转手又将该项目抵押给其他金融机构借款。


  两头都融到钱,艾宇的如意算盘着实打得响亮。然而目前大庆地产房产卖不动,不仅还不上钱,连农民工的工资都还拖欠着。


  寄希望于国家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全国上下都更加重视金融风险,各地金融办动作频繁。中宇慧通的出借人从这些国家的大政方针中看到了希望。

  上图为出借人提供的微信群截图
  中宇慧通招揽的200多位投资人中,有很多是年迈退休的老人。他们拿出了毕生的积蓄,没有拿到中宇慧通承诺的高收益,连本金都打了水漂。


  上文提到的曾介绍亲人和朋友出借资金的刘某,已经患癌症去世。他的妻子尹女士深受打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悲痛地无法自拔,她一度怀疑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她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直呼,“生活真是从天下跌到了地狱。”


  不论如何,宋一欣律师表示,艾宇等人违反了贷款通则,理应承担法律责任。李炳杰律师建议,可以联合众多出借人报警。


  欧阳日辉教授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监管层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吸收公众存款、以非法的手段进行催债以及发放高利贷等行为,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不能够利用公司的平台来为自己或者他人谋私利。


  在艾宇跑路后,王梅等投资人也在无数个日夜中辗转反侧,承认自己的贪念,但仍不解:“骗了200人15亿,为什么就抓不到他呢?”


  “相信中央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一定有一天会打击到艾宇。”出借人在维权群中互相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4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4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5 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5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5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5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5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诶,现在什么名人代言啊啥的都是坑爹货,这种平台幸好以前不怎么关注,被骗的人可怜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下一页 »
返回列表 发 帖

本版积分规则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快速回复 app下载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